腾龙 www.tl999777.com 腾龙官方在线:15758689999被收购的A站是少数群体的生存掠影丨VICE_VICE -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更新日期:2018-09-26
VICE

Ricky

快手把一叠钞票甩在 AcFun 脸上,正式收编了这位二次元先行者,价格比半年前缩水了一半。代表神州大地主流的土味审美势不可挡,或者说,它用经济学结论证明了一个人类学问题 —— 少数终归要以不太雅观的姿势退化(或进化)为多数。

A站以个人网站的身份创建于07年,最早把弹幕和鬼畜(仅次于《西游记后传》)带到中国,聚集了一批深受日本动漫影响的年轻人。这是一个相对小众而真诚的群体,把管理员叫做 “猴子”,社区比赛冠军会因自己得票太高,而 认为需要联系猴子验证真实性。凭借他们集合一致的创造力,金坷垃 王司徒 冲破次元壁,在全民公共平台如微博也有了知名度。

他们的骄傲体现在宣言中,“就算倒闭,也绝不收用户一分钱”。但孱弱的建设没有跟上社区的发展,“我想要的结果会出现在搜索页面的第三页”,一位用户说到。以 “薛定谔的搜索结果” 为代表的问题让 A站 发现自己赤手空拳,面对的难关也无关爱恨,而是如何通过商业化注入资金、提高效率 —— 多数者的玩法。

微博 CEO 王高飞从文中摘抄的一段话

但钱是小众群体里万万不能提起的话题。“盈利一点也不庸俗,只有庸俗是庸俗的”,豆瓣创始人阿北说了这句话,以示社区的纯净。可事实上,前半句更应该出自马化腾之口,至于后半句,则是给豆瓣用户一个官方口径安抚内心,迎接必然到来的,更加坚定的商业化。

我们的同事 刘阳子 是注册12年的豆瓣用户,他认为 “豆瓣如果有什么同一性的话,那就是 对实用主义至上价值观的反对 ”。他们会以 “有碍观瞻” 为理由,讨伐悄悄上线的 banner 小,之后却立即退回两居室,与日新月异的互联网隔海相望。这个四分五裂的群体在乎生命里外发生的一切,唯独对商业化提不起兴趣。

这是豆瓣的基因。曾经在一个叫 阿尔法城 的实验社区里,用户可以自由选择街道入住,与气味相投的朋友厮混。每个街道的内容、名称和管理者都由投票方式进行,超脱现实、由人自治。历经几年运作,一篇名为  《消失的虚拟城市:豆瓣 “阿尔法城” 首次考古发掘报告的文章通过人类考古学在赛博空间的应用,为这个转瞬即逝的乌托邦下了定论:完整的生产 - 消费关系,无论现实还是虚拟空间,都是不可或缺的、人与人之间的基本联系。但接下来的一句更意味深长 —— “文艺” 毕竟不能替代一切。

这是所有少数者都要面对的问题,自己坚信的东西总是在走向大众时溃败。

落网的发展历程

如果豆瓣的折戟是因为强势的用户将社区视为真正的精神角落,那么停滞不前的落网则把少数群体这个词描得更加清晰 —— 他们无法适应主流游戏规则。音乐网站 落网 创建于云南小山村,取名自 “落在低处”。创始人认为网站的核心在于品质,于是每期都人工从500首小众歌曲里一点点筛选,最后选出10首覆盖 intro、outro、高低起伏的歌单。

这是一个坚持了十年的音乐爱好者,也即将成为一名雄心勃勃的企业家:在忠实用户的支持下,他用48个小时筹得160万元,用以在广州、北京开始对线下音乐空间的探索。这个名为音乐空间的 Live House 希望帮助用户建立一种 “生活方式”,采取的策略则是 “音乐沙龙、演出和聚会等文化活动”。但结果已经在其对于用户的观点中可知一二,“用户的评论有一定重要性和参考价值,但不是绝对。因为用户的需求都是利己主义的”。自信,或也可以称为自以为是的思维一旦冲出经验主义的运行轨道,与商业规则真刀真枪对碰,立即落在了低处。落网还在谈论着如何把 情怀转换为价值 时,众筹者发现连账目都是错的,更别说实际店址与众筹时的店址根本不同。这是一次并不体面的失败,仅一年半时间,落网 APP 停止维护,两家线下音乐空间关闭。

气愤的众筹者一语中的,“他不是一个合格管理者,所谓的谈判沟通都是在打感情牌,一直是 ‘我弱我穷我有理’”。客流量和人工成本面前的无力感是落网也无法预计的,少数者从未在乐园中遇到过 “经营不善” 的问题。

比如说总有人把艺术水平和性格挂钩

除了作为群体代表的执行者先天对于主流规则的认识不足,少数者们也会发现自己坚信的东西不再具有被坚信的价值,或者说,魔力。

Lofter 秉承了网易惯有的理想气质,试图用摄影来撬开社交的大门。但过高的审美门槛把大众拒之门外后,敌意成为与外界交流的唯一产物。摄影师 Wanimal 因为 “故宫裸照” 上了热搜,百度结果也与情色内容相关。而A站的溃败之处则是,谁先脱离中二接受商业,谁便赢得一切。成立后两年,A站粉丝因为不堪频繁宕机,建立了B站作为备用。腾讯注资、与杜蕾斯合伙、上贴片,B站重视运营也善于运营,(被众人认为是)莫名其妙地弯道超车,成为二次元届的大佬。本周,鼻祖A站仅在中国排名1360,而B站已经位于全世界第123位。

少数者之所以成为少数者,正是因为对多数者所关心议题的漠(鄙)视,当他们集合在一起,回音壁让内部声音越发壮大,以为自己看到的便是整个世界的真相。落网用户说,“这种规模,就够了。现在的状态是最好的,(即使经营不善)也会有很多核心用户伸手(付费)”。

但A站被快手收购已经验证了自我拯救的不切实际,尤其是在同样来自二次元的B站映衬下,少数者们发现,本以为代表新一代年轻人趋势的自己,面对多数者是如此无力。A站最硬核的文章区里有一篇帖子,叫做 《六十年后的 AC》,一万多条评论聊着60年后的网站与彼此。但时间才走到十分之一,A站已经失去了控制自己的权利。

尝试过二次元、摄影等等方向后,Lofter 的开发团队已经解散,让用户自由生长;而落网的创始人被告上法院,与曾出资支持众筹的忠实用户对簿公堂;至于豆瓣,则公认为情怀之败的代名词,“死也死不了,上也上不去”。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