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 www.tl999777.com 腾龙官方在线:15758689999人才“帽子”下的竞争与焦虑,要如何缓解?_中国社会科学网 -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更新日期:2018-09-26
中国社会科学网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近日发布了《关于避免人才项目异化使用的公开信》,信中说,目前这些项目在有的单位、部门和地方被异化为“头衔”和“荣誉”并与各种待遇直接挂钩,干扰了人才的培养和成长。同时提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人才项目定位于支持基础研究优秀人才快速成长,是对项目负责人的一种阶段性认可和支持,希望他们在项目资助下更上一个台阶,不是为其贴上“永久”的标签。科技界应当更加关注项目负责人获资助后是否在科学研究中取得进步。那么,戴上“帽子”的人才和没有戴上“帽子”的人才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帽子”和能力之间到底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平衡?

其实“帽子”最初确实是顶好帽子

人才帽子产生的历史并不长。上世纪90年代以前,除教授、副教授、讲师等职称头衔外,只有学部委员(院士)名誉学术称号,其他名誉称号很少同薪酬待遇挂钩。

1994年,国家自然基金委为支持优秀青年科学家静心按照个人兴趣持续开展研究,设立了总理基金(即后来的杰出青年基金),的确吸引了很多优秀青年努力做好科学研究。彼时杰出青年基金只是科研项目,也没有与薪酬待遇挂钩。

为配合国家“211工程”计划,解决当时大学教授、科技人员薪酬偏低的问题,给优秀学者提高待遇,教育部在李嘉诚先生的支持下,设立了“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人才计划开始与薪酬待遇挂钩,应该说这给了优秀青年学者很大的激励。

后来高校、科研院所的经费状况逐步改善,内部开始实行绩效工资制度,开始把论文、项目、奖励等纳入绩效工资部分,加大优秀教师、科技人员的激励力度。

再后来,国家为了大力吸引优秀出国人员回国,出台了“千人计划”,产生了积极影响。

这种积极影响激发了各级政府、开发区和大学、科研院所,于是各级各类人才计划纷纷出台。据不完全,这种计划全国大约有200种之多。

附国家级人才计划盘点:

主管部门

项目名称

内容简介

中组部

万人计划

  

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简称“特支计划”,又称“万人计划”
杰出人才:计划支持100名,每年遴选一批,每批10名左右。具体标准为:研究方向处于世界科技前沿领域,基础学科、基础研究有重大发现,具有成长为世界级科学家的潜力,重视遴选中青年杰出人才。
领军人才:计划支持8000名,每年遴选一批,每批800名左右。包括: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科技创业领军人才,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教学名师,百千万工程领军人才。
青年拔尖人才:计划支持2000名,每年遴选一批,每批200名左右,40周岁以下,博士。

千人计划

 

在海外取得博士学位,不超过55岁,引进后每年在国内工作不少于6个月,在国外著名高校、科研院所担任相当于教授职务的专家学者。“千人计划”短期项目:已与用人单位签订至少连续3年、每年在国内工作不少于2个月的工作合同。

青年千人计划

 

属自然科学或工程技术领域,年龄不超过40周岁;在海外知名高校取得博士学位,并有3年以上的海外科研工作经历;申报时在海外知名高校、科研机构或知名企业研发机构有正式教学或科研职位;引进后全职回国工作。

教育部

特聘教授

 

博士,正高(海外副高及以上),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类≤45周岁,人文社科类≤55周岁。每年遴选150名,聘期为5年。属于长江学者奖励计划。

讲座教授

 

在海外教学科研一线工作,一般应担任高水平大学教授职位或其他相应职位;学术造诣高深,取得国际公认的重大成就;每年在国内受聘高校工作2个月以上。每年遴选50名,聘期为3年。属于长江学者奖励计划。

青年学者

 

博士,副高以上,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类≤38周岁,人文社科类≤45周岁。每年遴选200名左右,聘期3年,全职。属于长江学者奖励计划。

创新团队发展计划

 

创新团队带头人一般应为在本校科研教学第一线全职工作的两院院士、长江学者、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百人计划”入选者、国家重大项目主持人或首席科学家等中青年专家。创新团队一般应以国家实验室或近五年内经过国家评估且结果为优良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以及业绩优秀的国家或教育部工程化基地和国家重点学科为依托,承担国家重大科技任务。

教学名师

 

应长期从事一线教学工作,培养优秀青少年有突出贡献,对教育思想和教学方法有重要创新,为人师表、师德高尚,在教育领域和全社会享有较高声望。申报教学名师的普通本科院校人选应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近6学年主讲课程的平均课堂教学工作量不少于96学时/学年,其中每学年必须为本科生主讲一门课程。非现任校级领导。非“万人计划”其他类别申报者和“万人计划”领军人才入选者。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杰青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简称“杰青”,未满45周岁,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职称)或者具有博士学位。

优青

 

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简称“优青”,男性未满38周岁,女性未满40周岁,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职称)或者博士学位,与境外单位没有正式聘用关系。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

  

副高以上职称,50周岁以下,自然科学、工程技术或哲学社科;优先推荐: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国家发明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以上及中国青年科技奖等国家级科技奖励获得者;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中科院百人计划等国家重大人才工程入选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等国家重点资助项目、科研课题主要负责人,国家重大科研任务、科技计划和工程项目等主要负责人。

科技部

 

创新人才推进计划

 

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研究方向符合科技前沿发展趋势或属于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申请当年1月1日不超过45周岁,具有博士学位或副高级以上职称。人选为海外引进人才的,须已回国工作两年以上,并保证在今后5年内每年在国内工作9个月以上。
 重点领域创新团队:团队负责人申请当年1月1日不超过50周岁, 并同时符合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的其他基本条件。团队成员一般不少于5人、不超过15人,可跨单位协作。研究方向符合国家、行业重点发展需求。承担重大科研项目或重点工程和重大建设项目的重点研发任务,有明确的研发目标和发展规划。

戴上“帽子”的人才VS没戴上“帽子”的人才

在近几年竞争激烈的“引才大战”中,有这样一种现象:只要对方有“两院院士”“千人计划学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长江学者”等“帽子”,就往往不去考察其当前的创新实力和未来的创新潜力,争相引进,并优先给予高额的经费支持和优厚的生活待遇。

实际上,学术人才评价不能一概而论,简单以“帽子”论英雄。因为,评上这些“帽子”的往往是优秀人才,落选的也不一定就没水平。有些“帽子”如“青年千人计划”是为吸引海外有为青年设立的,近年来回国的优秀海归人才逐年增多,国内培养的高水平青年人才也迅速增长,他们中的一些人与有“帽子”的人才实力相当、难分伯仲。对这些人的评价,如果只以“帽子”来衡量,难免失之偏颇。

事实上,这些“帽子”的背后大多是我国为了延揽海内外学界精英、培养造就高水平学科带头人而实施的重大人才工程。这些人才工程的实施,吸引了一大批高层次领军人才回国创新创业,在建设创新型国家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至于“两院院士”,更是代表了我国学术界的最高荣誉,获得者都有很高的科学技术成就。因此,这些“帽子”在引进人才时受到各方追捧,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然而,在种种焦虑中“诞生”的“以帽取人”现象,可能会使一些青年学者优先挑选那些“短平快”的项目做,以便早发论文、多发论文,进而早日戴上“帽子”、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如此一来,青年学者就很难静下心来,更谈不上潜心科研、十年磨一剑了。

另外,“帽子”有戴有脱应当是常态,当前各类人才计划却入口打开、出口紧闭。很多人才头衔往往是一戴终生,也导致了很多人评选前奋发向上、评选后不再作为。各类头衔除了作为学术肯定以外,还成为学术评价的一部分,并且与科研资源挂上了钩。

“帽子”和能力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平衡?

现在,帽子越来越多,导致了科研人员对各类头衔看得越来越重,“为帽而争”的竞争越演越烈。其实,正如成果评价不能简单地“数论文”一样,评价科技人才也不能简单地看“帽子”,而应该既看“帽子”也看“里子”。只看“帽子”、不看“里子”,无疑是本末倒置,会混淆学术人才的评价标准。实际上,人才计划问题的核心问题是收入分配制度,因此解决帽子问题必须从薪酬制度着手。地方政府和高校院所引进人才、设立各种人才计划,要么是为了提高创新能力、推动高质量发展,要么是为了提升学科水平、更好培养人才、产出更多优秀成果。对于学术人才而言,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应该是其当前的创新能力和未来的创新潜力,而不是简单地看“帽子”。

当前,国家大力倡导学者静下心来、潜心科研,以谋求原创研究成果的突破。如果“以帽取人”盛行,可能会使一些青年学者优先挑选那些“短平快”的项目做,以便早发论文、多发论文,进而早日戴上“帽子”、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如此一来,科学家就很难静下心来,更谈不上潜心科研、十年磨一剑了。

从政府层面,各级政府一方面要努力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社会环境,鼓励学者、科技人员潜心学术、精益求精、创新攻坚,从政策法规上充分保证高校、科研院所的基本经费投入。政府要更多从宏观层面加强对大学、科研院所的指导,支持建立以高校、科研院所收入分配为主体,促进学校院所科学发展的人事薪酬制度,从法律层面严格规范学者、研究人员的收入渠道和方式。

来源:人民日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科技日报

责任编辑:张卓晶  排版编辑:刘星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