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 www.tl999777.com 腾龙官方在线:15758689999【IPO解码】研发团队强大,收入为0,华领医药也要上市!_港股解码 -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更新日期:2018-09-25
港股解码

股解码,香港财华社王牌专栏,20年专注港股,金融名家齐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号。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记得很多年前逛公园时听到过一个真实的笑话。一个小伙子一本正经地告诉旁边的人:“我这辈子最不想得的病就是糖尿病,得了糖尿病啥好吃的都吃不了”。周边的人听了顿时哈哈大笑,其中一个问到:“那你想得啥病?”笑话虽然可笑,但却反映了一个现实,糖尿病和好吃的有关。

 

事实也的确如此,糖尿病被称为“富贵病”,人们在生活富裕后,吃的好,吃的精,又缺乏运动,导致营养过剩,进而引发以高血糖为特征的代谢性问题。而随着我国国民财富的增加,糖尿病开始逐渐流行起来,一批以攻克糖尿病为己任的医院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华领医药就是其中之一。

 

6月6日,在香港联交所发布的聆讯资料集中,华领医药赫然在列,意味着这家致力于开发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全球首创新药口服药物Dorzagliatin或HMS5552的医疗公司将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究竟实力如何,让我们来一探真容。

 

尚未商业化产品,收益依赖政府补贴

 

华领医疗是一家收益前阶段的中国药物开发公司,于2011年自罗氏收购作为早期阶段在研药物的Dorzagliatin的权利,目前专注于开发Dorzagliatin。

 

 

 

目前,该公司尚未商业化任何产品,因此于截至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止两个年度以及截至2018年3月31日止三个月期间,没有确认任何产品销售的收益。公司的研发费用主要来自政府获得的补助,上述报告期内,分别获得政府补贴人民币0.6百万元、人民币10.5百万元及人民币5.8百万元。

 

鉴于公司尚处于收益前阶段,研究财务数据并没有多大意义,未来的盈利能力更多倚重于当下的研发团队。

 

高水平研发团队

 

华领医药的创始人包括陈力博士在内于药物开发行业具有高瞻远瞩的领导能力并专注于新药开发。在创立华领之前,陈博士先后在罗氏公司经历了超过18年的医药生涯,之后作为中国跨国制药公司在中国建立的第一个生命科学研发中心的创始人,自业务2004年起担任罗氏研发中国首席科学家,在中国建立了广泛的政府及行业关系,对中国市场具有深厚的本土经验及对理解。

 

在人员管理上,华领医疗审慎选择,培训及监管内部CRO、SMO及CMO。截至2018年3月31日,华领医药拥有83名僱员(包括59名科学家),较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分别32名僱员及75名僱员有所增长。截至2018年3月31日,在59名科学家中,有23名拥有硕士学位及19名拥有博士学位。其团队在管理全球合同研究机构(CRO)、临床现场管理机构(SMO)及合同委托生产方(CMO)方面非常有效且经验丰富,负责监督临床试验人员,包括来自全球供应商及合作伙伴的科学及医学专家,以推进研究及开发工作。虽然目前华领医药并没有产生收益,但其主营业务面临的却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2型糖尿病市场,增长潜力巨大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2017年全球共有4.53亿名糖尿病患者,当中约95%的糖尿病患者或4.35亿名个人患有2型糖尿病。预期到2028年,2型糖尿病患者总数将增加至5.61亿。

 

中国市场目前是2型糖尿病患者人数最多的国家,2017年共有1.2亿名患者。此外,弗若斯特沙利文估计截至2018年中国2型糖尿病患者中有49.6%未被确诊,但到2028年, 该比例将下降至17.8%。按此计算,中国抗糖尿病药物市场将从2017年的人民币512亿元增长至2028年的人民币1, 73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或复合年增长率)为11.8%。目前批准的糖尿病疗法无法有效控制糖尿病患者恶化至疾病较晚期阶段,导致与严重糖尿病相关的众多并发症,如视力丧失、周围神经病变、肾功能受损、心血管疾病及中风等,Dorzagliatin无疑面临着一个增长潜力巨大的市场。

 

 

 

在股权结构上,华领医药也很简单,股东包括资深投资者,如专门医疗基金及生物科技基金以及专注于投资生物制药业的知名基金等,没有任何控股股东。

 

但不可忽视的是,临床药物开发涉及流程漫长且成本高昂,结果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一旦失败,对企业的打击也是致命的。

 

临床药物开发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众所周知,临床试验成本高昂,且耗时较长,因固有性质往往其结果具有不确定性。华领医过往的第I期及第II期临床试验成功并不能确保第III期临床试验设计恰当或将产生相同结果或提供充足及决定性数据显示Dorzagliatin的疗效及安全性。现实中,经常有在研药物于初期临床试验阶段显现满意结果但在后期临床试验中遭受重大挫败,倘若Dorzagliatin如此,国家药监局或会要求进行额外试验或削减开发投入。

 

而对投资医药公司的投资者而言,药物开发的不确定性往往是最大的隐患。

 作者|董虹

  编辑|徐冰莹、唐文英

本文版权归香港财华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向后台申请获取授权。

 更多精彩,尽在财华网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