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 www.tl999777.com 腾龙官方在线:15758689999创业需要“天方夜谭”_企业管理杂志 -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更新日期:2018-09-26
企业管理杂志

“改变世界——中国杰出企业家管理思想访谈录”研究项目团队采访了董明珠、张朝阳、刘强东等杰出企业家。本书就是对这些企业家的访谈实录,在这些企业家中,董明珠的刚柔并济、刘强东的客户关怀、张朝阳的特立独行、宋志平的联合共赢等,给我们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生动呈现出他们在企业经营中独特的东方管理智慧。


顺势   明道   习术

主  持 人:

秦   朔    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CEO

苏   勇    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院长

访谈对象:

刘永行   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


秦朔:刘总,1982年你们四兄弟在四川新津那个地方开始创业,后来有了几千家的饲料企业,竞争非常残酷。转眼之间到了20世纪90年代,你们的饲料企业在很多市场上战胜了对手,那个时候你们感觉到自己能够真正杀出来的原因是什么?



刘永行:当时我们从一开始当然是先解决自己的温饱、贫困问题,但是逐步地就把做企业当作事业来做,于是产生了使命感,要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那么就不能安于现状,所以开始升级了。升级了各方面就要提升,做得好的还要更加好。

秦朔:那时候正大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不可战胜的,资金很强大,配方也很先进。但是你们好像是用一种很土的方法就把它给打败了? 

刘永行:对,因为当时外资企业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国内的竞争, 那个时候看起来非常残酷,所以说我们稍微努力它就成功了。那个时候,我们实际上也没有做出太好的成绩。现在的做法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如果现在再用以前的做法就更不行了。

 

秦朔: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和中期的时候,当时希望集团在整个中国私人企业里是很有代表性的企业,也很有知名度。在这个时候,你们做出了兄弟分家的决定,而且据说是你主导的。那个时候,你心里为什么那么断然呢?


 

刘永行:刚才我说了,我们的产业要升级。虽然当时在国内的饲料行业我们做得很好,也可以做下去,但是毕竟每个饲料企业都是一个小的单位。

 

秦朔:它在一个本地的市场里,是吗? 

刘永行:对,在一个本地市场。不同的地方市场就需要很多的企业。 另一方面我们到美国去考察,发现美国的饲料企业只需要几个人,我们当时是100多人,现在也有20~30人,为什么?边际的费用,为了防范而采取的措施套用的人力太多。

像美国那样不需要围墙、保安、化验员、售货员,就很简单了,而我们中国做不到。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就在想,我们找一个什么产业,可以让它这个内容大大地大于边界, 我们用于防范的人力资源消耗相对比较少一点。

 

秦朔:那个时候,你的兄弟会不会觉得这就像天方夜谭。因为做农业、做饲料,你们的知识背景、专业背景,突然要搞一个听起来很高大上的东西,他们会不会反对呢? 

刘永行:对,就是因为我提出来这种想法之后,没有人赞同我。但是 我认为应该做这个,我自己觉得内心有一种召唤,所以我坚持下来 了。大家不同意能怎么办?那就只有分开了。

 

秦朔:听说你们一个晚上就分好了? 

刘永行:一个晚上就分好了。

 

秦朔:那是你提了一个方案? 

刘永行:对,我提了方案让大家选,最容易分开。

 

秦朔:你是划江而治,江北归你吗? 

刘永行:我是江北。

秦朔:其实当时南方的条件更好一些。

刘永行:对。南方是老公司,北方是新公司。北方条件自然要差一些,没有发展起来。

 

秦朔:我们跟你熟,跟刘永很熟。不过更多媒体聚光灯一直在他的身上,而你是去做了比较难的一些事情。他会使一些巧劲,而你是不是好像更“一根筋”;你喜欢挑战更难的事情,而他更加的善于腾挪辗转、整合资源。 

刘永行:对,这是我们的性格使然。一个企业需要一些人在外面介绍企业,就是跟社会打交道;也需要一些人沉下来,就是探求内部的发展和规律。

我选择了内部,觉得自己适合做内部的管理和发展。现在看起来这种分工也是很好的。我们在1995年分开了之后,按照自己的特长,去把事情做到极致,所以我认为应该根据自己的特长来挑选自己发展的方向。

秦朔:你说你比较喜欢做企业内部的一些事情,是不是从性格上说,你就比较善于思考,或者看到一些东西就想找找它的规律,或者挖得更深一点?你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些例子,就是这种性格是怎么形成的。 

刘永行:在企业管理过程中,我渐渐地形成一种观点,就是一定要探索它的自然规律。发现一个问题的时候,多问几个为什么,往往你问为什么,它就会变成最简单的问题,这样就容易找到好的解决方法。 我们始终把复杂的问题、看起来搞不清楚的问题尽可能地简化。

秦朔:追根究底,找到最根本。 

刘永行:最终就是用简单的方法去把它解决。

秦朔:2002年前后你进入重化的时候,当时你真的那么有底吗?你可从来没做过。

刘永行:没有底。就是有感觉,我们认为认真做一定能把它做好,但是怎么做不知道。要资金没有,人才也没有,怎么做不知道。

 

秦朔:专业知识也没有。 

刘永行:当时不确定,但是我们一直感觉到好像内心有一种呼唤。我们应该去做这样的事情,而且可以把它做好,只要我们认真去做,在做的过程中研究它、解决它,一定能够做成功。一方面没有底,一方面有这种感觉。

 

苏勇,复旦大学东方管理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主任、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会副会长。

专业领域:企业组织管理、企业文化与伦理、品牌与消费者行为等。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按钮

可获取更多图书详情和购买链接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