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 www.tl999777.com 腾龙官方在线:15758689999“钱”的供养:集资投票,才是中国式女团养成?_骨朵网络影视 -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更新日期:2018-09-24
骨朵网络影视


  文 │ 阿Po

《创造101》从4月21日开播时被围观吐槽,一直到本周六(6月23日)即将迎来总决赛,两个月时间内,真正由此起彼伏的选手话题和无缝对接的热搜,实现了“逆风翻盘”的“出圈”之路。

6月18日,豆瓣网友发帖表示《创造101》的粉丝在决赛之前为偶像集资投票,数额惊人,令人难以置信。

网友整理粉丝集资金额

所谓集资投票,因为腾讯对于《创造101》的规则是,每位非会员每天可以为11名选手各投1票,每位会员每天可以为11名选手各投11票,如果想再单独为某位选手投票,就需要购买腾讯视频的选手定制会员卡,买一张XX选手定制卡等于为XX选手再投132票。

本周进入决赛的《创造101》将在6月23日中午12点结算最终票数。粉丝为了能让自家偶像出道,选择“众志成城”的集资方式,将资金聚拢于偶像后援会手中,由后援会集中投票。

从豆瓣网友公布的这张6月18日的集资金额表来看,最后阶段集资排名由吴宣仪以超过700万的金额领先,集资超过260万的有5名,集资超过100万的有8名,前十名的集资总额达3000万。

对于这个仅播出2个月的节目,选手就能带动如此大的现金流,吃瓜网友纷纷感叹,“这是要上社会新闻啊。”

事实上,女团的集资历史很早就开始,如今已经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但金钱数额的不断上涨,也伴随着一定的隐患……

金钱的养成

2014年6月,萌系偶像渡边麻友以16万首次票登顶AKB48总选举,这其中1/4的票数来自其中国粉丝,总募集金额约为180万人民币。

这一举动甚至震惊了日本本土粉丝,自此为中国的AKB48粉丝取名“中华炮”来代表总选举时的战斗力。

AKB48从2010年初开始在中国逐渐圈粉,直至2014年随着大岛优子的毕业,指原莉乃、渡边麻友与伯木由纪三人的竞争达到白热化,中国粉丝的集资金额也不断上涨。到了2015年,柏木由纪的“中华炮”金额超过150万,而渡边麻友的“中华炮”更是达到300万,比上一年几乎翻番。

2014年在AKB48总选举中登顶的渡边麻友

而后,SNH48从2012年成为AKB48的海外分团到2015年脱离日本48Group体系,实现了粉丝导流与模式复制之后,也在以总选举为主的现金进账方式上不断升级,从2015年第二届总选举的2000万进账,到2017年第四届总选举进账1亿1千万,其中鞠婧祎一人就包揽了1000万的投票现金入账。

看到了中国粉丝对于投票集资的热衷,就不难理解《创造101》总决赛阶段的金额肯定是未达巅峰的。

比起尚未定性的中国偶像女团有着难以表述的风格,倒不如说,拥有前赴后继集资投票的粉丝才是中国女团的最大特色。

在21世纪一代对“偶像”的概念和记忆,通常是伴随着Twins与S.H.E开始的,只是作为歌手型偶像,还是以音乐和影视作品为主,粉丝的金钱支持通常通过音乐专辑的购买收藏或者电影票形式实现,偶尔会有签售会希望能和偶像多一些相处时间,才会多购买一些专辑让偶像签的更久。

2005超级女声总决赛投票结果

2005年超级女声的出现,成了很多人“花钱”追星的初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至今仍然有不少人回忆起13年前为李宇春或周笔畅投过的票,不少人甚至人生中仅此一次。

虽然“超级女声”时期的互联网尚未有如今普及和发达,但“手机短信投票”更加考验粉丝的热心。每天每个手机号码只能最多投15票、每票1元钱的“超级女声”,引发了大量粉丝为了拉票而自发传播的过程。最终结果是决赛前三甲的短信总数达到800万,冠军李宇春则独揽352万,即便放在今天也是一笔巨额了。

先“出圈”,再“一带一路”

相比此前有指出《偶像练习生》Center蔡徐坤的粉丝多站联合,集资明账金额仅200万,如果在本次公开的《创造101》选手粉丝集资中,尚不入前五。那是否证明男团粉丝在实际资金方便的战斗力不够女团粉丝能“打”?

为此,骨朵从蔡徐坤粉丝处了解到,《偶像练习生》在总决赛时,蔡徐坤C位出道基本没有悬念,所以粉丝在集资时有所保留,秉持着“够用即可”的原则做最后冲刺,并且更愿意将自己花费在与偶像近距离、直接的交流方面,比如购买Live门票、买应援礼物等。

蔡徐坤粉丝1日集资38万

《创造101》虽然最初秉持着以女性群体为主要受众的想法,但不得不因为已出道女团成员原本自带大量宅男粉丝,而使得节目的整体受众男女比例几乎持平,赖美云、杨超越等选手都是非常吸引的典型。死忠男性粉丝对女性偶像的应援支持更易付诸实践,他们的慷慨成为这批选手的保障。

另外一方面,从集资平台之一的摩点平台,整个摩点共有259个集资项目,众筹金额截止今天(6月18日)共计1741万多,再根据参与人数17万人,算得人均出资仅为100元。这也可以看出,《创造101》在优秀女性选手塑造方面,还是较为成功地吸引了许多出于对优秀女孩的欣赏而观看节目的女性粉丝,并因为一路热搜话题加持,带动了更多网友一同观看。

摩点平台的《创造101》相关集资项目

《创造101》的节目受众扩大直接影响到参与人数的提高,这就是所谓的“出圈”效应;蔡徐坤的粉丝则相对“圈地自萌”。

不过,无论是参与集资投票的人数多还是少,粉丝都还是相对专注在“送偶像出道”这一“养成”行为上。

针对刚刚过去的在名古屋举办的2018年AKB48总选举,有日本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分析:一场总选举活动,由白天的演唱会和晚上的总选举现场组成,两场活动分别有2.5万人到场,以每场门票8800日元计算,总入场费将高达4.4亿日元;粉丝前来名古屋住宿总消费预估6.3亿日元,非外宿粉丝当日消费约1.1亿日元;媒体播放与宣传费用约2亿……再根据政府发表的最新全国产业关系表,一场总选举活动会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合计约15.8亿日元,加上二轮经济效益后的总额将高达34.2亿日元(约2.05亿人民币)。

2018年AKB48总选举在名古屋举办

AKB48在日本举办总选举,从2015年开始选择东京以外的城市,如九州的福冈县和冲绳县、本州的新泻县与爱知县,每次都会给活动举办城市带来超过1亿人民币以上的经济效益,这也是日本利用成熟的偶像产业为本国各地经济实现“一带一路”的做法,也成全了偶像产业的最高利益与责任感。

中国无论是SNH48 Group还是偶像选秀节目诞生的组合,如果将来有团体可以实现经济效益的扩大化、带动现实经济效益提高,那势必成为真正带动偶像产业的领头者。

女团战国时期?

无论是选秀综艺的投票还是总选举的投票,规则清晰,照做即可,那么为何又要由后援会统一“集资”?

“超级女声”时期,是互联网刚刚起步时期,网络交际构成简单。十年之后,成熟的网络文化与交流方式,为网友增加了信任和技术便利。

AKB48的投票需要集资,是因为许多中国粉丝无法购买日本投票券,所以统一由后援会里中日两国粉丝联合投票。另外日本投票券单张均价在60-70元人民币之间,对于经济能力较低的粉丝,无法单人负荷,集资的方式相当于大众“拼单”,接纳更多粉丝的参与之余,提高了资金的利用率。

而后AKB48中国粉丝从2011年开始,历年经验逐步增加,粉丝对于集资投票一事已经形成了初步系统模式。可以看到每个偶像后援会部分集资金额,不仅是一种各家粉丝聚众Battle的机会,也催生了各种策略性集资。

陈意涵与杨超越的CP粉集资

例如以CP形式的PK游戏刺激CP粉同时为两名选手集资,以时间限定的形式刺激粉丝以最快速度达到目标集资金额等。

今年6月,由于AKB48、SNH48与《创造101》的投票时间有所重叠,除了一向圈地自萌的AKB48粉丝之外,最新最热的《创造101》显然成为同类型SNH48在本国的强力竞争对手。而SNH48粉丝更想出方法,进行“塞纳河48”与“创造101”的“河创PK”,同时刺激双方粉丝激烈竞争。

摩点平台部分“河创PK”项目

不过从6月18日的双方集资结果看来,SNH48仅有黄婷婷与李艺彤两家集资金额分别为544万与530万,随后五名成员的集资数额在110万到185万之间;《创造101》前两位的吴宣仪与孟美岐两家的集资金额分别为714万与698万,随后五名选手的集资数额在150万到370万之间。后者明显高于前者。

隐患何在?法律可容?

只不过,即便这样的集资方式已经进行了8年,并在中国偶像逐渐变多的情况下,粉丝经验也越来越丰富。但涉及如此巨额的资金流动,也仍然存在隐患。

2015年因为“中华炮”在AKB48总选举中登顶的渡边麻友,2016年的“中华炮”集资金额明显增加,名次却滑落至第二名。总选举后,渡边麻友贴吧团队迟迟无法公布完整具体投票账目,矛头瞬间直指某位台湾吧主,质疑其涉嫌中饱私囊,诈骗百万集资款项。


这类事件其实早有先例,在SKE48成员松井玲奈中国贴吧从2011年开始为其进行总选举中国集资,却在2013年被中国粉丝发觉连续三年集资款项并未用于投票并报案。

2013年松井玲奈贴吧粉丝关于集资款问题报案

粉丝集资行为纯属“用爱发电”,无论粉丝后援会再如何分工明细,在缺少第三方监管的情况下,如果后援会没有主动完全公开每一次的账目明细,粉丝又完全信任,中间必然存在灰色地带。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粉丝在集资时是明知钱款无法回收的情况下依然决定出钱,期间没有任何借款人(收款集资方)对于任何形式的偿还承诺,是一种捐赠行为,不符合非法集资的特征;另外,也有律师认为,这种集资本身是需要资金购买的金融产品,在中国现行的法律体系下,未经有效的登记备案,无论从目的还是过程上看,都是一种违法行为。

为此,骨朵咨询相关法律顾问,对方则表示:此等众筹,在法律上有多重属性,既构成通过民事要约、承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如收款集资方通过众筹掌握了资金,但违背当初的承诺和粉丝的期望,将众筹的资金通过隐匿、挪用等方式占有,则该行为可能构成民事欺诈或违约,粉丝们有权要求后援会核心成员承担剩余资金返还、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

买腾讯视频定制会员卡可为选手加赞

相比AKB48或者SNH48的集资投票,《创造101》的集资“买腾讯视频会员卡加赞”行为,在“加赞”之后还会遗留大量“腾讯视频会员卡”在收款集资方手上,这种本身有价值的会员卡归属也值得关注。

无论如何,偶像产业发展之蓬勃最终都必然与经济挂钩;但对于粉丝来说,这种投票等同于无实物回报投资,任何付诸血汗钱的行为都必须多加谨慎,尤其是感性大于理性的追星。

结爱 │ 白一骢 │ 陈凯歌

徐静蕾 │张朝阳 │ 雷佳音

街舞系列 │ 远大前程 │ 女子图鉴

NINE PERCENT启示录 │ 新《流星花园》F4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