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 www.tl999777.com 腾龙官方在线:15758689999读史评论 | 滴~一周读史打卡!_瑶湖读史 -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更新日期:2018-09-26
瑶湖读史

瑶湖读史

读大历史

关注

内容提要

在过去的一周里,瑶湖读史坚持每日读史的原则,推送了几篇精彩的学术文章。在本周的推送中,对“高皇帝约”由限定诸侯关系的约誓上升为汉帝位继承原则的相关问题的探讨,使读者们对西汉早期的帝位继承有了更深层的理解;对老一辈史学家谷霁光先生的兵制史研究之路的梳理,引得了后辈们的无限敬意与学习之心;唯物史观对中国历史研究的价值意义,厘清了在唯物史观的指导下,史学被赋予的科学意义与现代价值;美国彩票业的曲折发展及其对公益事业作用的研究,让人不禁想透过其观察到对中国彩票业良性发展的借鉴;而“边疆学说”与美国对外扩张政策的探究,则让我们重新思考不断变化的时代下“边疆学说”的解释与运用。

一千位读者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位读者对于文章都有自己的理解。本期推送精选了部分读史评论,与诸君共同回顾精彩的读史心得。欢迎大家留言,写下您的独到见解。

【阅读材料】曲柄睿:《“高皇帝约”与汉帝位继承原则的确立》,源自《史林》2013年第4期,第31-39页。

(点此回顾原文)

读史心得

文章探讨了“高皇帝约”由限定诸侯关系的约誓上升为汉帝位继承原则的相关问题。“高皇帝约”可以总结为两部分,分封刘姓诸王,皇位和王位在父子间传递。前者是对民间的家产在诸子间析分原则的肯定,后者是对分家后的财产如何沿袭作出规定,所谓沿袭即为汉帝位及诸王位的继承问题。“高皇帝约”规定的父子相继的汉帝及诸侯的继承原则,可以确保帝位和王位继承不受干涉,以保证汉帝国,诸侯国的国统延续。而且汉帝国不会主动干预诸侯王继承人的选择,除非有罪国除或无子国绝,以保证原有王国的“爰及苗裔”,这也是“高皇帝约”的效果。

——编辑部  李福

大概每个对中国古代历史感兴趣的人,都知道汉高祖刘邦与功臣列王诸侯杀白马盟誓的故事。本文则以“高皇帝约”为线索,探讨汉朝地位继承原则是如何在文景二朝确立的。本文认为,刘邦与诸侯盟誓时,誓词的含义主要用于限定诸侯关系,维护汉与诸侯、诸侯与诸侯之间的和谐局面,是一种横向关系规定。而在文景二朝,誓约逐渐成为汉帝位继承原则的依据,用于规范纵向的“父死子继”原则。可见,后世政权变动中,得势者会根据自身需要解读先祖文本的内容。

——编辑部  潘恩源

通观全篇,“高皇帝约”的本意可以很清楚的理解,第一指分封刘姓诸王;第二指权利在父子间的传递。一个是民间的家产在诸子间的划分,另一个是家产的沿袭方法。而这一约定也明显的在实际运用中看到效果,在“白马之盟“之后,诸侯王多为同姓,互为亲属,若不以”父子相传“为限,难以保证王位传于他人子孙,王国并为他国。“父子相传”最初始的意义与民间处置家产的出发点是一致的,为了保护财产不被子孙所夺,但从这一方面也可以很好的理解这一举措的意义。文章用了很多的具体事例,列举对文帝即位问题的简单讨论,可以明显的看出他对“高皇帝约”的重视,也保证了汉帝位继承的一贯性和稳定性。如果换做平常,也许只是知道这一举措以及一些浅显的意义就足够了,但通过了解前因以及其中的过程,加上一些具体的史料,增添了许多乐趣,也发现了更多的意义。

——编辑部  李旖晴

【阅读材料】赵明:《兵制史:谷霁光对社会经济史研究的另一种表达》,源自《史学月刊》2017年第12期,第116-122页。

(点此回顾原文)

读史心得

谷霁光先生在清华大学毕业后即留校任教,从1936年起先后执教于南开大学、厦门大学。1945年11月开始,任教于国立中正大学历史系。其间在承担繁忙的行政事务之外,恪守“八小时以外奋斗终生”的治学精神。先生毕生从事中国兵制史和社会经济史的研究,力求会通和整体综合的学术方法,尤以南北朝隋唐史为重点,其代表作《府兵制度考释》至今仍是该领域的最高水平。赵明先生一文,从学术思想、内容和方法等诸层面,梳理了谷先生的兵制史研究理路。我曾在厦门大学受过一些中国社会经济史训练,读后颇感亲切,其中不乏文章中可以读到不少民国史学大家的学术故事,更因文中辨明了研究中“社会经济史”与“经济史”的学术差别;谷先生的兵制史揭示兵制与社会之关系,与传统兵制史侧重制度本身的考索区别甚大,等等。

令人兴奋的是,谷先生兵制史研究用功最勤的时段是宋以前,而明清时段相对较少,笔者以为若系统阅读谷先生兵制史研究论著并从中吸取养分,对明清兵制史研究应有立竿见影之效。寓目所及,吴晗,梁方仲等先生曾循此路数对明代兵制做过一些有益探讨,但对于长时段的明清而言还远远不足。一如赵明先生提到,谷先生的老师雷海宗曾从文化形态学层面探寻中国的“兵文化”,其结论是自秦统一天下后,良家子弟已渐不愿为伍,传统中国是“无兵的文化”。笔者曾从中获得启发,考证认为明代士兵普遍识字能力有限,甚或目不识丁,即便是武官群体,识字水平也参差不齐。在这种情况下,谁在军事组织的末端书写拟制或口头传达以贯彻文书指令?为此,笔者搜罗资料草创了《明代识字兵初探》一文,发表在与赵先生此文同年的《史学月刊》上。不过,当时更多是从文书行政、信息传递的视角考虑明代兵制史的一角,如今拜读完此文对谷先生兵制史研究理路的梳理阐述,坚定找到了今后重要的参照系,尤其是文中提到《清代兵制史研究的设想题目》等文字,恨不能今晚就品读消化。

——瑶湖读史指导老师 温海波

此篇文章叙述了谷霁光兵制研究的发展历程。在内容上,把军队或军人作为社会中的一员进行社会经济学方位综合考察;在方法上,仍是从史料出发,辨别真伪,得出因果,把握规律。我们知道,政治、经济,文化三方面本是息息相关,牵一发而动全身,而自古以来军事力量则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更是国家安全的重要支撑力量,兵制研究则存在十分重要的意义。通读文章,也可了解到,作者在兵制研究过程中,其思想观点也随着阅读量的丰富而扩展,以及受历史大家思想的影响。另一方面,史料考证,实地考察也是我们得以分析历史,还原事件的途径之一,这遵循了唯物史观的发展原则。作为一名历史学专业的学生,在学习历史的过程中,也应该怀着严谨的学习态度,主动去考察阅读,更重要的是不应忘记学会思考与分析。

——编辑部  张丽君

读完全文,“以博求通”四个字深深地印入脑海。我想,大家之所以为大家,除了留下流芳后世的佳作外,还在于其经久而弥新的史学研究思想。当下社会不断强调说需要“复合型人才”,我想史学研究也一样。谷霁光先生的兵制史研究跨出“小史”的局限,综合经济史、社会史的相关研究,给我们以更加深刻的感受。作为历史学的学生,我对此感到受益匪浅。

 ——编辑部  陈蕾

本文为赵明教授从谷霁光先生以兵制史作为对社会经济史研究另一种表达形式的角度,对他的史学研究基本路径形成的梳理。谷老的中国兵制史研究按照“考据与综合并重,微观与宏观的平衡”这一当年清华历史系的治学传统展开,要求史家“既能做严谨精深的细小考据,又善于进行大规模的综合概括,提出大的预设和统领性的概念”。他对府兵制渊源的考溯,“使府兵制和当时的社会联系起来,也就使府兵制成为历史发展中相互联系的一环而不是孤立的现象。
 
从本文中我们不但能够读到谷霁光先生史学成就,更是应该学习谷老等老一辈的史学家是如何治史的。谷霁光先生治学离不开他在清华大学的学术实践中培养的古文献研读能力和史料考据功夫,当然也更离不开他的勤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作为一名历史学的学生,我们应当带着勤勉之心,在实践中学会读书与思考。

 ——编辑部  张欣怡

本文探索了谷霁光先生史学研究基本路径的形成,追溯了在“唯物史观”的影响下,谷霁光先生对兵制史的研究逐渐成为社会经济史研究的另一种表达。首先,在清华历史学系的求学经历为其学术生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其次,陈寅恪和雷海宗先生的史学思想对谷霁光兵制史研究路径有着重要的指导作用。再次,“史学研究会”的成立及《中国社会经济史集刊》兵制史研究专号的出版成为谷霁光兵制史研究的动因之一,也为其彰显兵制史学术意义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最后,20世纪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的传播,使知识界(当然,包含了谷霁光先生)开始接受“唯物史观”对历史和社会的阐释。或许可以这样说,在中西文化的影响下,谷霁光先生利用“以博求通”的历史研究路径在兵制史研究上取得了重要成就。

——编辑部  李杨

【阅读材料】张艳国:《唯物史观对中国历史研究的价值意义》,源于《中国史研究》2018年第2期。

(点此回顾原文)

读史心得

新中国建立以后,以唯物史观为标识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成为中国史学的主流,中国的史学研究因而自觉或不自觉地要运用唯物史观来阐述历史。但卡尔·波普尔在他颇具影响力的著作《历史决定论的贫困》和《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指出僵化和政治化的唯物史观认为有一个必然的和确定的模式,因此我们个人对于社会的发展没有自由决定与贡献的责任,这可能会导致极权主义和通往奴役之路,这是我们年轻一代在学习和运用任何一种史观时最应注意的一点!

——编辑部  胡温旭

唯物史观是与唯心史观相对应的。唯物史观主张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注重客观,重视史实,强调客观高于主观,从史实出发,史实先于史论。另外,唯物史观还主张人类社会历史是不以研究者的主观意识为转移的客观发展过程,具有一定的规律性,人们研究历史,探索社会规律,必须要从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出发。用唯物史观指导研究的最终目的则是为了揭示历史的真相,透过现象看本质,掌握历史规律。唯物史观观察社会历史的方法与以前一切历史理论不同。它承认历史的主体是人,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肯定人民群众的创新创造精神和主体活力,是唯物史观的根本精神和一贯立场。

——编辑部  黄逍

首先,唯物史观指出社会历史的发展有其自身固有的客观规律。这驳倒了唯心史观,为探究历史运动的规律找到了可靠基石。其次,唯物史观提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注重史实,重视史料,有一分史料就说一分话,从当时的社会背景研究历史。最后,唯物史观还指出人民群众是人类历史的创造者,是历史发展的决定力量。修正了英雄创造历史的错误观点,历史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人民群众恢复了在历史上的应有地位。在唯物史观的指导下,历史工作者们理清了中国社会的发展形态,探究社会运动,总结社会历史发展规律,鉴古知来,顺应历史大势,赋予史学科学意义与现代价值。

——编辑部  何明玉

【阅读材料】徐再荣:《美国彩票业的发展及其对公益事业的作用》,源自《史学集刊》2014年第6期,第71-76页。

(点此回顾原文)

读史心得

本文按照时间顺序,探讨了美国彩票业的发展及其对公益事业的作用。从殖民地时期到19世纪早期的“黄金时代”,从19世纪40年代后的衰落到20世纪60年代的重新兴起,美国彩票业经历了一个曲折的发展过程,在不同时期也对美国社会,尤其是其公益事业的发展,产生了不同的影响。

作者以生活中人人熟悉的彩票为切入点探讨美国彩票业的发展,尤其还着重讨论了其对公共事业的促进作用,让人读来甚觉有趣而又获益匪浅,让我不禁感慨——原来小小的彩票里有着大大的学问。透过彩票娱乐的外表,我们还能看见它与国家发展相联系的深刻内里。

——编辑部  陈蕾

美国的彩票业从其兴起至今,对各个时期美国公益事业的发展都曾发挥过重要的作用。然而美国彩票业在其发展过程中也受到过阻碍。由于早期彩票业实行私有化的经营方式,各州政府对其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彩票腐败和舞弊事件层出不穷,最终导致该产业的衰落。20世纪60年代,彩票业在美国重新兴起,彩票业的经营权和所有权由州政府掌管,并建立了比较严格的监管体制,从而有效地保证了该产业的良性发展,所得也已成为州政府财政收入一项稳定的来源,并能够有力地支持各州的公共福利和公共教育事业。

美国的彩票业从兴起到“黄金时期”,再接着走向衰落,最后重新兴起。我想这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遍的产业发展过程。制度的不断完善,才是美国彩票得以重生的关键。美国彩票业的良好发展及其对公益事业的作用是法制完善、管理科学的结果,对我国的彩票业发展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编辑部  张欣怡

【阅读材料】丁则民:《“边疆学说”与美国对外扩张政策(上)》,源自《世界历史》1980年第3期。

(点击今日推送查看)

本文主要对特纳“边疆学说”的发展演变过程和对美国对外政策的深远影响进行了探究。特纳的“边疆学说”是在特定历史背景下,对于前人“自由土地”理论的综合并将其上述到理论的产物。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社会危机不断加深的美国,特纳提出了他的“边疆学说”,希望以此缓解社会危机。他指出:扩张促进了个人主义,而个人主义“从头起就促进了民主制度”。为美国的扩张主义做了理论依据和舆论准备的作用。并且与布鲁克斯・亚当斯的假说一起,为美国帝国的建立者提供了指导思想。在此之后,“边疆学说”的解释与运用也随时代不断变化。“边疆学说”对美国的影响深远,也值得我们继续探讨。

——编辑部  张伟

本期编辑:张欣怡

瑶湖读史出品 | 欢迎分享 | 转发朋友圈

今日推荐

     《汉密尔顿传》     

作者: 罗恩•彻诺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5月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