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 www.tl999777.com 腾龙官方在线:15758689999总票房40亿!《红海行动》《超时空同居》背后的年轻人究竟有多牛?_中国电影报道 -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更新日期:2018-09-26
中国电影报道

6月19日,《超时空同居》总票房8.83亿。

这部反响热烈的“处女作”缔造者——青年导演苏伦,连同《延边少年》导演魏书钧、参演《红海行动》的尹昉、《相爱相亲》编剧游晓颖4位现身上影节金爵论坛。

这次论坛上出现了很多数字:论坛名称叫“中国电影新力量——我的2035”,4位青年影人均为80、90后,电影作品豆瓣均分在8分以上,总票房为40亿余元

在感叹这些青年影人身上汇集的巨大能量的同时,也不妨来听一听他们有关电影的想法,梳理下他们的成长之路。

苏伦:“在给雷佳音和佟丽娅讲故事以前,我练习了一百遍”


2013年,我在给徐峥老师做《港囧》的后期导演。

那时我想拍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找一个契合的编剧,于是就开始寻找小故事、找编剧。这个过程大概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和所有努力,还是没找到让自己特别有热情的突破口。

突然间收到邀约,一个命题作文,说“苏伦你做一个爱情喜剧吧。我们本来有一个IP,是电视剧,但你可以改编成电影”。

遇到这个机会我非常开心,但没找到合适的编剧,所以我决定要自己完成这个剧本。我之前从来没做过编剧嘛,于是就又用了一年的时间,从头开始边学边写,最终把这个剧本完成了。

后来开始选演员。选演员对我来说,首先是表演水平,再者是同人物的契合度。

雷佳音,首先形象是符合的,再者年龄感符合,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塑造能力特别强的男演员。我看过他之前的作品,片中有需要他塑造成两个人物的戏份,我觉得是非常合适的,所以想选他。

丫丫本身是特别活泼和仗义的女孩,跟我想象的别无二致,我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这个角色就是她了。

作为一个新导演,如何才能说服演员来接这个戏,达到相互选择的目的呢?

我拿出了所有的诚意。我把创意包括图片都一张张打印了出来。在给他俩讲故事之前,练习了一百遍。我就希望,这个故事能打动你,也能让你看到我的真诚。

做电影前期的时候,我经历了特别漫长的过程,中间也有过气馁和想放弃的阶段。但无论经历了什么,我觉得我个人是比较执拗的,这个执拗也支撑着我一直往下走。

在《超时空同居》创作的过程中,我就在想,如何跟观众互动,让奇幻元素恰如其分地融入进去,把握好一个度,不离观众太远,让观众相信你。毕竟我的根本目的是想讲好一个故事,只不过奇幻设定让这个故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已。

做剧作的时候,我前10分钟就往实里拍,让大家相信这两个人物是生活在我们周围的,让观众慢慢有代入感,逐渐进入奇幻的设定。

我对导演这个职业是有敬畏心的,希望把这个工作做好。当面对制片人和其他外界的不同立场和要求时,我是肯定不妥协的,因为我非常清楚要的这个东西合不合理。

譬如说《超时空同居》中有奇幻的元素在,我就希望有一些代入感,但是不能“五毛特效”。所以,我的四套景就需要实搭。但制片人觉得明明你可以用摄影的角度实现,为什么要实搭这么多景,于是就沟通了很久。

最终我们找到了一个契合点,我不搭在常规摄影棚里,搭在厂房里面。既满足了我的要求,制片人也可以接受。

所以我觉得,作为新人导演,现有条件已经非常好了。当然作为一个创作者来说,你想要的更多,想要的条件更好,在框框内怎么创造条件,用自己的小智慧和小方法把这些条件扩大化,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市场大了,资金多了,怎么判断和选择机会,我觉得新人导演们需要学习更多专业知识。此外,我们做东西要有初心,创新很重要。如果说我们只是为了赚钱去一味复制一些东西、盲目跟风的话,就不合适了。

2035年,我希望自己还是一个电影人,初心还在。希望那时的环境可以给予很多新人、新导演更多的空间,大家也可以做更多的尝试和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尹昉:“我不太相信别人的判断,只相信自己”

我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每个阶段都不一样。

一开始一方面你需要找到同角色的共鸣,另一方面你要有能力和一定的把握能驾驭这个角色,同时又希望有一定的挑战性。

比如我参演《红海行动》,就是非常刺激和极致的角色。我当时决定参演的时候,只有一个大概,没有剧本,冲着导演和题材就去了。

而《路过未来》则是,我被故事本身打动了。这个角色虽然跟我的生活有很大的出入,但我还是能够找到同它的共鸣点,因此我觉得可以演。

我觉得演员最开始看到剧本的时候,要想整个剧本能不能打动你,找你演的角色是不是能够打动你。如果是跟自己很像的角色,很好,但比较危险。

如果是跟自己有距离的角色,那就要看跟你相同的地方或者有距离的地方是什么。就这从一点出发,然后去扩展这个角色自己经历、经验缺失的部分,去想尽办法的过这个角色过的生活。

另外如果是很跳脱生活的,可能需要自己想一些办法,用一些自己的方式去创造一个生活中不那么容易接触到的角色。

对演员,尤其是新演员来说,选择剧本还是相对比较被动的,可选余地没那么多。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首先是看到这个作品。剧本也好,创作团队也好,他们的诚意也好,再者就是看导演的才华、故事以及角色。因为电影最终是导演的艺术,我觉得导演会决定一个作品的成色及其他东西,所以还是很看重导演的。

我完全不会因为一个剧本曾拿过什么奖就选择它,因为我不太相信别人的判断。而且,现在各类奖项有高有低,我没有办法真正知道它的含金量,所以还是选择相信自己。

最开始选择这一行,就是因为想做导演。后来在做演员的过程中觉得很有意思,也开拓了自己在很多方面的才能。现在我就想着在这个过程中积累,然后蓄积力量,等着吧。

2035年我快50岁了,希望头发还在。

宏观大环境来讲,2035年的科技环境不知道成什么样了,也不知道虚拟到什么程度了。所以那时候,希望电影跟时代同步发展,但没有完全被科技吞噬。

最重要的是,电影最核心的部分——人性的部分、生活的部分还不变。那时,我也希望自己能够继续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创作。

游晓颖:“如果是好故事,一定能被看见”

我觉得一个年轻编剧想要让更多人看到或是相信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具备一定的原创能力。

编剧就是,需要耐得住寂寞,把你心里想的故事付出彼端。如果真的是好故事,我相信一定有看到它、发觉它、喜欢它和把它做出来的人。

我觉得编剧需要非常坦率地把自己心里的创作缘起跟导演和制作人交流,这个是让别人能够领悟到你剧本核心的东西。

《相爱相亲》这个剧本的第一稿是我大三完成的。因为我自己是编剧,我没有导演,我就说找到一个和它契合的导演。后来,我很幸运的遇到了张姐,那时候是2011年。

我们一起把初稿的文学本,调整成导演本,把发生在成都的故事改成重庆,前前后后可能有五六年的时间。

我今年参与过剧本的初审,在看剧本的过程当中,发现大家的视野还是有点狭窄,浪费了很多可能性。

譬如青春片很火,《心迷宫》很好,大家就都会模仿,失去了自己的创新和原创性。我觉得对于新导演和编剧来说,不是钱越多越好,就像带兵打仗的人来说,兵越多越考验你的指挥能力。

既使是进入了创投甚至是拿到了投资认可,我觉得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甄别选择。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妥协和放弃都是必要的。

每个人创作中都有无数次想放弃、气馁的时候,我觉得这可能是每一个年轻人走上创作这条道路必经的过程。

你必须要经历这个,就像取经打怪一样,抗过去好像人生就不一样了,所以这个过程很重要。

2035年的话,我希望我还在写故事,还会有一帮人喜欢。青春不是年轻人的特例,所有人都可以享受青春的当下,活在当下。每个人都做到自律的话,也许这个环境会越来越好。

魏书钧:“《延边少年》这个作品是我瞄着电影节来的”

《延边少年》是我的第二个作品。我2016年拍了一个长片,很显然效果没有这个好,但是入围了釜山电影节亚洲之窗的展映单元。

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觉得这个影展挺能开阔自己眼界的,可能是一条我进入这个行业的路。

《延边少年》其实是我研究生的毕业作品,是瞄着电影节来的。我去那边旅游的时候很有感受,我觉得有可能会变成一个短片。因为短片的投资和回报不特别好弄,但长片有更多的投资,有更多回收的渠道。

其实对我来说,短片和长片像法棍跟牛角。其实都是面包,你都当做电影来看待,这个挺重要。

我觉得导演要更职业,制片人也要更职业,更懂创作。

这些年我也看到一些作品,两个极端:压榨新人导演,给你30万拍一个90分钟的长片;也有反过来压榨的,导演说什么是什么,最后这个东西就失控了。我觉得两个极端都是不健康的,还是要有更好的发展方向。

在拍片过程中,如果能遇到好的前辈帮助这个项目,无论是以什么身份,我觉得这是很幸运的事情。但更重要的是,创作者本身要对作品有热情,这个热情能决定你走多远,走多深。

2035年,我44岁了。

一方面希望那个时候我们的电影教育可以和产业、市场更好地接轨,另一方面希望不同类型和性质的片子可以用更多元的方式和观众见面。

我觉得这两个不是说马上能实现的,是慢慢积累的,可能是一代人或者两代人、三代人努力才能完成的,这是一个愿景。

对我自己就是希望44岁的时候还能对电影有信心,没有厌倦。

作者:娜塔莉·博

编辑:娜塔莉·博


今日推荐